400-123-4567
banner

精彩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很色的视频 > 精彩视频 >

果敢资讯网走进“36自卫反击战”战区(一

发布时间:2018/07/24 点击量:

  3月11日,是果敢人民子弟兵部队——同盟军建军28周年的纪念日,同盟军的将士们在前线奋勇作战,不时传来激烈的枪炮声。迎着双方交战时发出的枪炮声,果敢资讯网的新闻工作组带着采访任务进入了战区。

  我们途经125经济开发区,这里与邻域南伞镇的熙熙攘攘相比,呈现的是一幅“千山鸟飞尽,万径人踪灭”的景象,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压抑感。那卷闸门上密集的弹孔和墙壁上留下的炮击痕迹,似乎在向我们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交战。缅军跑了,伪军逃了,老百姓散了,街上只看到三五成群正在警戒巡逻的同盟军战士那矫捷的身影。

  听随行的果敢籍人士讲,所谓的“125经济开发区”,实际上是伪主要人员捞财圈钱的。他们以的名义征收土地,实际上土地纳入私人利益,其中明学昌圈了几百亩,白应能圈了几百亩,还有其他伪人员也分得一杯羹。对百姓时,只付了区区四千元一亩,但对外却卖出二十多万一亩,狠狠地赚了一笔差价,而失地的老百姓只能自叹倒霉,却又无可奈何。伪主要人员的巧取豪夺,榨尽果敢人民的膏脂,也由此可见一斑。

  来到伪人员建设的“果敢农业开发进出口公司”大院前,那两扇大门倒在了一侧,蜷曲着如同被击毙的士兵尸骸。一侧的墙上有一个被火箭炮击穿的洞眼,如同充满了恐惧的眼睛在张望着。玻璃碎片到处都是,屋顶和铁棚顶的破败告诉我们,这里被火箭炮多次击中过。前方不时响起枪炮声,那恐怖的声音撕裂着果敢首府老街的天空。据同行的同盟军陪同人员讲,这些天双方一直在激烈地交火,杨龙寨口岸进入了拉锯战状态,双方几次易手。

  3月12日上午,天空下起了小雨,战区一片,似乎这天不会开战了。到了下午一点多钟,雨几乎停了,我们听到了这天第一发炮击声。紧接着,枪炮轰鸣,双方又开始交战了。这天的炮声非常密集,因为我们都曾多次进入过战区,所以也就没有多少的紧张感。天边偶尔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但很快就消逝了。直到傍晚,炮声渐渐稀了,枪声也渐渐停了。进入雨夜,只是偶尔传来几声枪声,似乎是双方互道晚安的礼节。然后,一直寂静到黎明的到来。

  3月13日清晨,果敢资讯网新闻工作组人员坐上同盟军作战指挥部的皮卡车前往一线经济开发区至老街市中心的那条水泥马,看到一部挖机正在作业,我们的车子便停了下来,指挥部的领导下车察看着工事的修筑情况,并与挖机司机交代着什么。看到挖机驾驶室一侧的玻璃破碎了,那玻璃渣子还散落在机壳上,我们有些讶异。同行的一位同志告诉我们,挖机昨天在作业的时候,缅军的狙击手从远处对着驾驶室开了一枪,击中了驾驶室侧面的这扇玻璃,万幸的是没有伤到人,也算是运气好。

  正在挖着的战壕旁边有一个经伪装处理过的窝棚,盖着雨布和草木,这就是哨兵们睡觉休息的地方。这两天一直在下雨,窝棚里的状况不是太好,显得非常潮湿,但这些战士们却毫无怨言,依旧坚定而顽强地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不远处的中,老街市中心的房子隐约可见,那是家的方向。尽管那里驻守着侵略者和伪军,但绝对不了同盟军将士们光复果敢、重返家园的步伐和决心。

  经过一片甘蔗地,在泥泞的马上前行了一段时间,便到了前沿阵地某处。一个工事出现在我们面前,那是由几节大涵洞水泥管连通,再在堆上泥土、盖上草木伪装的防御工事。看到我们到来,几个战士猫着腰从里面钻了出来。旁边的地上,几个战士正在安装调试着火箭炮发射器。一个战士正在吃着早餐,看到我们到来,便邀请我们一起吃一点,因为肚子确实饿了,我们也便跟着他吃了一点。

  同行的指挥部领导一边视察着,一边给他们交代着任务。指挥部领导在作好工作安排之后,便安排一个外号叫“豹子”的前沿指挥官带领我们去一线采访。大家顺着一条泥往前走,前方不时响起缅军那有气无力的炮声,“豹子”手里的报话机也不时传来呼叫声,他一边发号施令,一边带着我们前行着。经过一片山坡,旁边地里有一个丢弃的皮箱,周围散落着一地的女性服装及内衣,显示着其主人在战争打响时的慌乱。又前行一段,在一个转弯处,我们身边疾驰过一辆皮卡车,后车箱里面载有几个战士和一架火箭炮发射器。战士们脸上行色匆匆的神情告诉我们,他们一定有紧急任务。

  经过一处甘蔗地,几个战士在边吃着早餐,那是后勤部用塑料袋装着的米饭和简单的菜肴。有一个战士一眼认出了我,他亲切地称呼我为“老师”,然后便热情地邀请我们一起吃早餐。我们谢过了之后,继续往着走,沿着甘蔗林中的小去往一处阵地。那密集的甘蔗林,让我想起了当年八军游击队的作战情景,如同歌儿《黄河大合唱》里所唱的那样:“河东高粱熟了,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逞英豪……”,与之不同的是,那是高粱地,这里是甘蔗地。

  来到了某处一线阵地,旁边的甘蔗地里,两位女兵与两位男兵正在吃着早饭。蜿蜒曲折的战壕的内侧,挖有一排猫耳洞,那是战士们防空所用。在战壕里,我们见到了同盟军某营的鲁员,他当时正在视察敌情,并在报话机里调兵遣将。稍等了一会儿,等他安排好了工作,我们便说明了来由,于是,他便在阵地旁边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并简短地为我们讲述了该营在“3.6自卫反击战”的战斗经历。

  他告诉我们:“我营是3月6号凌晨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进入老街作战的攻坚营,刚开始,我们在印信后山待命,后来到东城信号塔、白塔一线作战。到达作战后,马上进攻缅军和伪军的哨所和据点。我们是在缅时凌晨3点钟左右开打,一直打到天亮,在取得一定战果后,我们就转移到了大新寨,在东城花杆后侧一带防御,并迅速挖好了工事。”在他那里我们得知,因为情况紧急,所有的工事都是干战们临时用人工挖出来的。

  问到这些天的敌我攻防情况,他告诉我们:“这几天,缅军用密集的炮火轰炸我们,但没有造成我们的伤亡。他们还派无人机到我们阵地上空来侦察,因为太高了,我们打不下。缅军的步兵这几天每天至少要进攻两三次,我们的同志便英勇反击,给敌军造成一定的伤亡。”在问到具体数据时,他告诉我们:“因为现在在交战,为了减少我方损失,不允许战士们靠前去查看敌军伤亡情况,所以也就没有具体的数据。”

  在说了这些之后,他又指着前方告诉我们:“这两天,敌军使用了40小钢炮、105、120、122等炮弹我方。前沿还来了一辆坦克,对我们造成一定的。昨天,缅军步兵从两个方向向我防区进行,但被我们用火箭筒、机枪和步枪等武器打退了。”在他的下,我们看到了前方缅军的阵地:“就在那个小山包包后面,有一排蓝色屋顶的房子那里,就驻扎着老缅兵。”听到鲁员的描述,旁边一个战士笑着插话补充道:“那一带的房子里全是老缅兵,老百姓早跑光了,但在我们在处还能听到早亮前有公鸡叫的声音……”

  问到这两天下雨,他们在山上是如何度过的。他告诉我们:“下雨也没办法,雨下来躲也没地方躲,我们根本就睡不着,只能在掩体里面坐到天亮,还要时刻,防止敌人偷袭。昨天后勤送来了雨布,我们的战士就在甘蔗地里搭个小棚子,总算有个睡的地方了。”看了看天气,他又有些庆幸地说:“今天看来是不会下雨了……”

  正说着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炮响,前面一百来米的地方腾起一股白烟雾。我以为是缅军的炮火落到了该阵地上,便问随行的同志,他告诉我们:“不是缅军的炮弹,是我们发射的火箭炮的底火。”在此我们得知,该型火箭炮底火非常响,而且发射时产生的烟雾很大。

  看到他们坚守在阵地上的那份,我们问到战士们的作战意志方面的情况如何。鲁员很肯定地说:“我们的作战意志很强,从打响到现在,基本上没睡好觉,但全体干战意志坚定、顽强。”说完,他又补充道:“这几天,我们派出作战小分队前去袭扰敌人,快打快闪,打完就跑,所以我们这些小分队没有伤亡。但因为敌人的人数多,我们袭扰之后,如果不赶紧撤出来,战士们就会很。”他又指着前面对我们说:“缅军就像一堵墙一样挡在前面,最近处只有六七十米,我们打完就闪,给敌军造成了恐惧心理。”

  因鲁员要安排今天的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忙,因此对该阵地的采访时间不是很长。在作完该阵地的采访之后,我们便告别了驻守在这里的干战们,随后赶往另一处前沿阵地采访。上,又几次听到了同盟军这方火箭炮发射和落地的声音,雄壮而威严。

  沿着山梁,我们一前行,来到了同盟军另一个营的防御阵地。在那里,看到战士们正在忙碌着修筑工事。因为最近打了胜仗的缘故,军心和士气都非常高昂,他们那年轻的脸上更加充满了朝气和信心,给人一种迎难而上、不惧艰险的感觉。

  来到一处防空洞前,我们见到了该营的李营长,他那刚健的体型和充满力量的样子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在那里,他接待了我们。听说了我们的来意之后,他简短地告诉了我们,在3.6自卫反击战开始那天,该营主要负责125和126两处的进攻,其中125是和司令部警卫排一起协同进攻的。关于事情的详细经过,他为我们请来了李副营长,并告诉我们,李副营长是直接带兵进攻的当事人。

  李副营长今年还不满三十岁,但那张神色刚毅的脸庞告诉我们,这是一位出色的同盟军干部。后来得知,他果然是同盟军中有名的勇士。他是2004年入的伍,并接受过特区干部学校第一期的培训。他为我们讲述了自己亲自经历过的战斗情况:“6日凌晨,司令部警卫排由李排长带领对125农业开发公司大院那伙缅军进行。第一次没有成功,便请求支援。我营便由鲁排长带6个人过去增援,那个时候还没有天亮,鲁排长负责在前门正面进攻,司令部警卫排在侧面进攻,对躲在开发公司房子里的缅军展开。我方打了2发69火箭筒,鲁排长再带人摸进去,叫敌人出来投降,敌人没有回应,他们便撤了出来。在这个过程中,鲁排长的掉了,他又回去摸,结果被缅军丢了一个手雷,鲁排长便受伤了。

  鲁排长受伤后,上级便派我去,我便一个人去了,带着鲁排长那个排剩余的5个人去进攻。这个时候快要天亮了,我看清了敌军的,便用69火箭筒和手炮(枪榴弹)对敌。在攻坚的时候,我们摸过去3次,但都没有攻下来。在这过程中,我们了2个缅军。因为火器对敌构不成,上级便调来了107火箭炮。第一次连续打了五六发之后,我们再摸进去。敌人在二楼向我们扫射,我们只好撤出。第二次用107火箭炮打了七八发,其中有一发是臭弹,没响。从早上打到天黑的时候,我接到命令,带着这5个人去支援兄弟营,在那个还没有完工的建筑工地边上,双方对峙着,用炮在互轰。

  打到7号早上,我又接到命令接防,去大马这边卡,我把5个人在那里安排好后,又接到命令到营部去了。有一伙敌人从正前方顺着125开发区一个水沟摸到甘蔗地旁边。上级安排我去阻击这伙敌军,我带了2个人,一个报务员,一个战士。另一位刘姓同志带着五六个人和我们一起去。我们到达的时候,敌人已经在那里据守了。当时,那块甘蔗地被炮弹引燃了,我们便趁着火烟的掩护迅速摸进,与敌人交上了火。我们边打边接近,因125方向也来了几个同志过来火力支援,并带了高机过来。在高机和40手炮的掩护下,在黄昏的时候,攻入了缅军这个临时据点,把他们击退了。

  我们又向老街方向摸进,来到营匠亭旁边,就在这一带防御和进攻。过后,回来营部补充装备和弹药。后来知道,跟我们交战的是缅军的512营,因为缴获的战利品上有512的标识。五六个排级单位出击,这次共击毙敌人七八个,我缴获一个缅军的装备,一支枪和一发60炮弹。到8号早上,我们继续摸进,发现了五具缅军尸体,并缴获一定的战利品。”

  问到125是怎么攻下来的,他告诉我们:“125是兄弟某营在其他单位的配合下强攻下来的,7号早上就被我方拿下。”

  针对我们想观察一下缅军阵地的要求,他在对我们交代了相关安全事宜之后,带领我们上了阵地最高处,指着对面的山包包告诉我们 : “我们是11号过来换防的,由大新寨过来这边。现在我们正面有两股敌军,在11号中午,我们派狙击手打了4发子弹,击毙了对面3个缅军,还有一个战士用普通步枪打了27发三用子,击毙1个敌军。”说到这里,他又指着侧下方一处地方告诉我们:“敌人摸到我们前沿,有几十个敌军龟缩在那里,我们便主动出击,了敌人十来个之后,他们便跑了。现在我们与兄弟某营共同防守这一带,多次出击敌人,给敌人造成伤亡,造成,特别是我们的火箭手起到很大的作用。”

  看到旁边有战士们在用蛇皮袋装土修筑工事,我便问到了当前的战备情况,他告诉我们:“昨天到今天,我们主要是加强工事修筑。不用说,敌人一定会发起更大的,所以我们必须作好充分准备。”说到这些,他又重复强调了一次:“根据这几天他们炮兵的部署和步兵的攻势,肯定会发动更大的!”

  对于己方的防御,他充满自信地说:“现在我们的阵地,我们对阵地的建设,不说,但完全能抵抗敌军炮火的打击。我们已经做好了大规模作战的准备,很多工事都是就地取材,充分利用现有的条件,针对防空、防炮火的工事堡垒要求进行建设。敌军现在步兵基本不敢进攻,只能利用炮火……”

  他又指着那些正在修工事的战士说:“下雨的时候,我们披着雨衣做事,就算敌人不断炮袭我们的前沿阵地,他们也一边冒着敌人的,一边修筑工事。为了打击敌军炮兵的气焰,昨天,我们防御在127北侧的某连,派出一个排的兵力向前沿阵地敌军炮兵阵地出击,2发40火箭炮都击中了敌军的阵地,吓得敌人不敢开炮了。”说到这里,他显得很开心。

  我们回到防空洞前,李营长正在那里喝着茶水,闲聊中,他有些沉痛地告诉我们:“我营在这几天的战斗中,有一位同志负伤,有两位同志。副班长赵同志在7号了,被敌军的狙击手击中的。信同志了,德昂族的……鲁排长因战受伤,还有一个战士是火箭手,因为火箭炮打多了,没戴,打了三十四发之后,便耳朵受不了啦,现在在后方医治……”说到这些,他的神色有些凝重,有些悲伤。

  说完这些,李营长对身边的同志交代道:“叫后勤送一个骨灰罐来。”问到原由,他告诉我们,信永昌同志后,就在阵地旁边火化了,现在要把他的骨灰送走。

  对于未来,他坚定地说:“我们有信心把老街拿下来,现在弟兄们的作战意志很强,信心很高!”

  针对有些果敢的不理解,问到关于同盟军“3.6自卫反击战”的意义,旁边的李副营长回答道:“我认为,拿我们来讲,大家想法都一样,我们是为了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家园。如果我们不被缅军侵略,我们也不会去打什么仗!这也不是为哪一个人而战,都是为了民族而战。对于人的说三道四,我们不在乎,我们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我们就要回家。果敢人已经没有退了,只有才是唯一的出。在这场战争中,看到老百姓的财物被,我们也很难过,但现在处于战乱,没有办法。老百姓也是我们的老百姓,看到他们现在的生活,我们也很心痛。但为了民族的和未来,我们别无选择。等成功以后,还给我们一个高度自治的,那时,老百姓就会有好日子过了,就不用再受别人了……和平,我们也想要,但战争我们也不!”说到这些,他脸上显出刚毅的神色来,这是一位同盟军干部“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表现。

  在采访好正副两位营长之后,我们采访了该营的李副员,他今年48岁了,是2012年入的伍。他也告诉我们:“敌人火器比我们强大,但我们所有干战都有信心。缅军,导致缅甸联邦近60年战乱不止,我们果敢深受其害……我们现在各个民地武上联盟起来了,在军事上还应该进一步加强。在未来,各民地武团结一心,抛弃个人,真正团结在一起,才能打赢这场抗缅战争。”

  对未来局势的判断,李副员说:“未来,缅军不会放弃他的,一定会加大对我们的攻势。他们视老百姓如草芥,竟然炮击红岩平民区,造成红岩学校的中国籍教师郭绍伟老师不幸遇难。”说到这里,他又有些难过地说:“那天幸好是星期六,学生不在,不然,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听到郭绍伟的事情,旁边的李副营长指着另一位战士对我们说:“我与他都是郭老师的学生,我们部队里有很多人都是郭老师的学生,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难过,又非常!”我们看到,他的眼睛里都能迸出火星来了,这是对侵略者平民的。

  李副员接着说:“正是因为缅军这样不,更激起了我们的抗缅决心。”喝了一口茶,他又接着说下去:“对未来,我们充满希望,同志们,即使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也不会放弃。总之,一句话,我们民族是的事业,所谓‘,失道寡助’,各少数民族正在,我们必须从一个胜利另一个胜利,这种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也没有任何可以逆转得了。”

  关于自己42岁才来当兵的事情,李副员有些幽默地告诉我们 : “相对于他们来说,我还是个新兵蛋子。”说完这句话,他爽朗地笑了,脸上着乐观的神情来。

  在聊天中,李副营长还告诉我们,在南天门的战斗中,该营配合其他营了一百多缅军。在一次战斗中,他带着二十多个兄弟截住了一伙缅军,那伙缅军已经弹尽粮绝,有的受伤,有的没弹药了,被他们俘虏了七个人。

  李营长告诉我们:“现在老缅兵狡猾多了,因为步兵冲锋伤亡大,他们几乎不敢冲了,基本上是用炮来干我们。”

  关于缅军变狡猾了的事情,李副营长接着告诉我们:“在125作战中,缅军被我们围困在屋子里,我们叫他们出来,他们不出来,把枪放在屋顶上,出缴械投降的样子来。我们摸进去,他就用另外的枪……”我们还了解到,缅军现在加大了侦察力度,经常派无人机前来。在我们聊天的时候,一旁报话机里传来了指挥口令,原来,又一架缅军无人机过来了,某领导便指挥阵地上的高机对其射击。很快,我们便听到了远处传来高射机枪那急促沉闷的射击声。

  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李副营长对我们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多靠自己,打铁还靠自身硬。靠别人,就算牵你、背你都没用 。 ”从这句话里,我们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铮铮铁骨。

  这天,炮声一直很稀疏,枪声也是时响时不响。但这背后,是否会有更大的战事发生,我们且拭目以待吧,不管未来战事如何,同盟军都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如是暴风雨要来,那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一些吧!